七月雪❄

臺灣人
吃:尊禮/韓張/赤黄/高綠
坑很多很難填
點文欠不少
目前努力填坑

【尊禮】接吻請閉上眼睛

#雜誌內容是我瞎掰的不要相信
#周防8/13生賀!
#私設尊禮已交往

~~以下正文~~

1、

   周防尊面無表情地盯著在一旁認真觀看感覺沒啥意義的愛情雜誌的宗像禮司。

   “……你要把整本背起來嗎?”一直被忽視的赤之王忍無可忍。

   “哦呀,周防,這你就不懂了,道明寺君強力推薦這本雜誌呢,身為上司當然也要順應潮流才行。”

   換來周防尊兩聲冷笑。

2、

《接吻時閉上眼睛有助於情侶間感情的提升。》

   宗像“哦?”了一聲,發現了有趣的標題。

3、

   周防突然無來由地覺得背後有股寒意,於是在炎熱的八月夏日試著釋放火焰的赤髮青年被戀人用劍柄敲了一下。

4、

   “敢問閣下這天氣放火做什麼?”宗像禮司眉毛抽動,雜誌被放到一邊。

   “冷。”

   宗像覺得赤之王會感到冷才是今日最冷的笑話。

5、

   “宗像,你這是刻板印象。”

   “從認識閣下開始還沒見你喊過冷。”

   周防無言,他覺得自己在宗像面前就像是說謊鼻子會變長的小木偶。

6、

   最後宗像仍是放棄和周防進行不必要的拌嘴,回頭鑽研雜誌去了。

7、
  
   所以周防尊很不開心,非常不開心。

   他曾經無意間看到一個論壇,裡頭有一篇他和宗像的文章,上面分明寫著宗像會在生日當天把自己當禮物送過來的。

   沒收到禮物的周防尊很不開心。

8、

   宗像禮司闔上了雜誌,若有所思。

9、

   “周防。”

   很不開心的周防尊獲得了一個吻。

   金色對上紫羅蘭色。

10、

   周防還來不及加深那得來不易宗像主動的吻,對方就離開了。

   但是不開心的周防尊已經沒有那麼不開心了。

11、

   “再一次。”

   周防尊發誓他第一次這麼驚嚇。

12、

   手拂上對方的額,溫度正常,沒有發熱。

   “再一次,這次閉上眼睛。”

13、

   這一次周防沒有等對方主動傾身,而是把手撑在宗像後腦,重重吻了下去。

   眼眸看著宗像緊閉的雙眼。

   睫毛真長。周防這麼想。

14、

   一吻閉,宗像睜開眼,發現周防並沒有閉眼。

   “閣下怎麼睜著眼?”語氣有些不滿。

   “顧著看你所以忘了。”
  
   宗像禮司發誓他沒有臉紅。

15、

《接吻時閉上眼睛有助於情侶間感情的提升。》

   宗像在這篇報導下面小小的打了個“叉”。

16、

   最後周防尊還是收到了他的禮物。


~~Fin~~

【尊禮】非黑即白(4)

#黑道老大尊(24)x黑道間諜禮(18)
#可能ooc
#雖然世界盃結束很久了,但內心的悲傷依然沒有散去

~~以下正文~~

“儘管如此,我仍無悔。”

“那麼,就死吧。”

還沒進到道場,在外頭就能聽見裡面吵雜的聲音,不時夾雜到底的碰撞聲以及少年們熱血的喊聲。

周防尊稍微伸展筋骨,看似有點懶散的慢慢走進去。平常這位年輕的首領是很少親自到道館來,依他的身手,很少有人能成為他的對手。

初步入館中,那抹藍髮分明並不會特別搶眼,但他硬是直直闖入周防銳利的金色瞳眸。

宗像禮司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精確簡單,沒有多餘的姿勢,臉上雖然帶著微笑但眼神卻閃著認真以及危險的色彩,不得不說這畫面相當優雅美麗,彷彿是一幅會動的畫作,像是清風中的狂亂,一不小心陷入就將落入危機之中。

「尊哥!」年少的少年名為八田美笑,眼尖的他很快地發現站在道場門口的周防,而他這一喊聲也引來幾乎所有人的注視。

除了宗像禮司,趁著對手稍稍的分神他一個踢腿便讓對方倒地。待對方朝他無奈的笑笑舉手表示認輸之後才望向門前的赤髮青年。

不知是不是錯覺,宗像總覺得周防正在看著他,眸中帶著審視,讓一向自信的他感到些微的涼意。照理說,應是不會被發現的。

周防朝裡頭舉手示意,踏著看來懶散的步伐走到道場中,而方才一直緊盯宗像的雙眼也終於移開,而後者也不自禁的呼了口氣,這極小的動作沒有人發現。

「尊哥!你怎麼來了!」八田一直非常崇拜周防,不光是因他年輕卻迅速將赤炎派統領的有聲有色,更大的崇敬是來自於他那壓倒性的強大,無論是槍法還是身手,都是十足的令人欽佩。

周防的目光轉向宗像,也不做掩飾直截了當的說。「來看看新人。」

「尊哥,宗像很厲害的哦!」千歲露出燦爛的笑容。

「聽說了才過來的。」周防的眼神不再如剛才那樣銳利,看來根本沒有外頭人說的那麼兇狠。

宗像推了推眼鏡,假裝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或許可以說他天生就適合成為一個臥底,他有讓人信服的演技及能力。

周防輕皺眉,但很快鬆開。「宗像,來一場。」

藍髮的少年微睜大眼,這不是假面,而是真實的驚訝,先不說他只是剛加入的新人,據他所知,赤炎派首領周防尊從不和成員動手,最多僅僅會在一旁稍加指點而已。

宗像以沉默回應身旁赤炎派族人的驚訝,最終他還是慢慢走出來,站到了離周防三公尺遠的位置,擺出了預備的架勢,內心盤算著出手的輕重,他不認為自己有辦法撂倒周防,但實力的拿捏關係著對方對他懷疑的程度大小。

「直接來吧。」周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預備姿勢,他那強大的實力有部分是原自於讓人捉摸不定的下一步招式。

青山派雖並不那麼重視拳腳功夫,但善條仍然教導了宗像很多,而天資聰穎如他,自然也悟出了比學到還多更多的東西,實力當然也是不容小看。

若不出全力,或許周防尊能一手打敗他也不一定。就宗像看來,對方並不會因為他是新手就放水,他能從周防的眼中看出,這場比試,將是一次試探,所以彼此勢必都會出全力。

宗像直接衝了過去,比之前跟其他人演練的速度都快上許多,或許他自己,也一直期待著有人能成為他的對手。

周防收起了懶散的眼神,雙眼變得銳利,仔細觀察能發現他微微勾起了嘴角。他微微側身躲開了宗像的手,在防守的瞬間踢腳反攻。

兩人的速度相仿,而年齡稍長的周防有著更多的實戰經驗以及更為熟練的技巧,宗像唯一的優勢來自於他較易閃躲的身型。

藍髮少年深知自己的優勢以及劣勢,他也相當巧妙的利用這些特點,盡量把動作化得精簡,讓速度能夠更快,招與招之間的空隙愈來愈短。

不過赤炎派與青山派的差異不一會兒就顯現出來,宗像漸漸無法理清周防的下一步動作,經驗上的差異造就周防的每一個動作輪替都是那麼行雲流水,而宗像則是必須在腦中思考一步一步的應對。

咚。宗像被周防放倒在地,發出身體撞擊地板輕微的響聲。

整場比試花了6分鐘。

周防壓在宗像上頭,並沒有馬上起身,他傾身附耳,看起來就像是要親吻對方耳朵一般。「以後每晚11點,來道館。」說完這個赤髮青年就站起身,伸手要拉還躺在地上的宗像。

畢竟是自己的夥伴,這點禮儀,周防覺得相當正當。

宗像因周防那句話露出疑惑的眼神,但仍是握住對方伸出的手。

而其他人興奮的交談聲則是消散在周防和宗像對彼此更加認識的思索之中。

~~TBC~~

[尊哥生賀]遲一天的禮物(微尊禮)

★一點點的尊禮(雖然是一點點但篇名是以尊禮的部分取的。)

★人物可能ooc

――――

8/13,赤之王的生日。

吠舞羅的各位早就已經規劃好如何為他們如朋友一般的王慶生了。

趁著周防尊睡覺的時候,草薙出雲和十束多多良已經把大家聚集起來,開始佈置派對現場了。

「草薙哥,不請伏見來嗎?」十束一邊把彩帶掛在牆上,一邊問身旁正在吹氣球的草薙。

草薙把氣球吹到普通大小,然後淡淡看了十束一眼。「伏見那傢伙你覺得他會來嗎?」

十束露出輕浮的笑容。「哎呀哎呀,請八田把伏見引來就好了啊~好歹也是前任的王,不來祝福一下怎麼行?」

……這是要把八田當成誘餌嗎…十束啊他是你的夥伴啊不是你的寵物啊…

「我是開玩笑的嘛~唉呦草薙哥你就是想甚麼事情都太認真了,難怪會追不到淡島小姐,人家一看就是很霸氣的人啊!你不努力一點可是會單身一輩子喔。」

…十束啊你再說一句試試看…

「吶吶對了草薙哥,要請宗像先生來嗎?」

「青王嗎?應該不會來的吧。」

安娜拉了拉草薙的衣服。「禮司兩星期前去國外出差了,今天晚上才回來。」

十束微蹲下身子看著銀髮蘿莉。「安娜是怎麼知道的啊?」

「因為尊的赤色最近都無精打采的,我問尊之後他告訴我的。」

草薙揉揉自己的太陽穴。「難怪這幾天尊的脾氣那麼不穩定…」

「那麼…我們今晚把宗像先生抓來吧?趁他剛回來很累的時候咻的一下把他綁架!」十束朝草薙用力一笑。

十束啊青王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抓到的人啊…

草薙正想否決這個提案,但安娜卻先說話了。「多多良好厲害。」

安娜啊!!!!

草薙表示自己的胃開始痛了。

――――

當周防尊慢吞吞地走到樓下時,吠舞羅的眾人已經站定排好的位置,準備給他們的王一個驚喜。

『King/尊/尊哥!生日快樂!』

周防看了看被裝飾後的酒吧,輕笑兩聲。「呵,還真用心。」

安娜端著蛋糕跑到周防前面,十束拿著刀子跟在後方。

周防頓了一下,還是執起刀將蛋糕切成兩半。

「怎麼樣?開心嗎?king。」

看到吠舞羅眾人臉上期待的面容,周防微微勾起嘴角。「有你們在的吠舞羅,每一天都很好。」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太好了!!』在周防說完話後,大家都瘋狂地開始玩了。

在其他人拿著奶油亂抹時,安娜握住了周防的手。「尊,生日快樂。」

周防朝她溫和地笑笑。「謝謝。」

「我有邀請禮司,不過我不知道他會不會來。」

周防微愣了一下,之後他笑著揉揉安娜的頭髮。「謝謝,安娜。」

――――

8/14凌晨1點。

吠舞羅的眾人除了老大和二把手全都累到睡死了。

「真是的,到底誰才是主角啊。」草薙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他一一把被子蓋在睡去的人身上。

周防聽了微微一笑。「呵,你們全部都是。」

「他們要是聽到你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

咿啞。門被輕輕推開,宗像禮司走進了Homar酒吧。

「抱歉打擾了,已經結束了?」宗像看著睡著的眾人,眼神中帶著細微的遺憾。

周防看向宗像。「不,我們現在開始也可以,只有你和我。」語氣帶有讓人能夠輕易察覺的笑意。「不過,你不是昨晚就回來了?」

「臨時有事,剛剛下飛機而已,結果竟然沒趕上啊,只好明年再過了,您說是吧?周防?」宗像臉上是明顯的愉悅。

草薙表示如果再夾在這兩人中間他一定會瘋掉,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的走掉了。

周防走到宗像身旁,用手攬住了他的腰。「兩個星期了,宗像。」原本他說完就要吻上宗像的唇,但宗像用手遮住了。

看到周防皺起眉,宗像再次露出愉悅的笑容。「野蠻人就是野蠻人,還沒拆禮物就想看裡頭嗎?」宗像將周防的手移到自己領口。「你自己拆吧,如何?」

周防聽了輕輕一笑,把人打橫抱起準備走回自己的房間。

「聽你的,宗像。」


(End)

很好最後贏家就是我們的壽星!!!!

尊哥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