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雪❄

臺灣人
吃:尊禮/韓張/赤黄/高綠
坑很多很難填
點文欠不少
目前努力填坑

【尊禮】縛(第十一章)

#人類尊x妖精禮
#努力在15章以內完結

~~以下正文~~

第十一章、直覺

“這種感覺,很不好。”

   距離周防成年已又過了4年,這樣算來,從當年獻祭開始這已是第6個年頭。宗像發現成年之後的周防覺醒地很快,和剛開始青澀的法力不同,如今的他幾乎有了相當於祭靈族的靈力,順帶一提,周防原本就很有武力上的天賦,在動與靜的相輔相成下,此時的他在宗像看來確實有了族長的架勢和資格。

   而這幾年的祭品也不見祭靈族人的蹤影,讓地下的兩人都懷疑起地上的規定是不是又改了。

「試試?」稍稍凝聚了手上的靈力,紅光在手掌裡奔跳,周防指了指如今已能清晰看見的宗像腳踝上的鎖。

   宗像搖搖頭。「閣下就是太心急。」

   周防已不是當年少年的模樣,變得更成熟,性格也相對比較沉穩一些,話也少了。對此宗像感到很挫敗,即使知道不太可能,但他還是在腦中想像過周防懂事地和他一同拼圖的畫面。

   同樣地,周防也不似當年那個一衝動就吻上對方的少年,宗像往前,他就往前;宗像後退,他就不動,試著慢慢縮短距離,而很顯然地他難得的耐心對這段感情的推進並沒有什麼用。「哈……今天又要獻祭了。」

   宗像啜了口茶,香氣在嘴中彌漫,他滿意地閉上眼。「是啊。」

   當再次睜開眼,他的瞳眸多了銳利,看向周防的眼神變得認真。「周防,你不對勁。」

   沒了敬語,代表著宗像是發自內心的詢問,這是兩人的默契。

「感覺不好。」周防也說不准是什麼意思,但對於今天的獻祭儀式,他心裡的確稍微泛起了危機感。

   周防的直覺一向很準,了解這點的宗像微皺起眉,但很快地鬆開,他站起身,手輕輕搭在周防肩上。

「不會有事的。」

   這是宗像難得的溫柔,到底也是多活了千年,他多多少少都比周防更有經驗,相對也比較冷靜。

   周防拉過宗像放在他肩上的手,蜻蜓點水地吻了對方的指尖,換來宗像一時的輕愣。

   宗像抽回手,微微一笑。「時間快到了,閣下快回房間吧。」

   宗像背對著周防,他看不見對方的表情。和他在一起的這六年,並不是沒有發現周防對自己特殊的情感,也不是沒有察覺自己內心的真實,只是當煞穿過他的身軀,疼痛使他理智,赤氏家族,他並不信任。

   微风拂過宗像的髮絲,周防望着他的背影,明明很近,卻彷彿離的很遠。

   當感情喧囂著擁抱,理性又使他遠離。當手碰觸那人的溫暖,踝上的鎖卻提醒那天的背叛。

   地下的潮濕渲染這聲聲嘆息,落入了土中,散入了空氣中。

————

   這次的獻祭儀式,出乎意料來的是祭靈族。更難以想像的是,眼前的人並不像是14、15歲,反倒看來比20歲的周防都要年長。

   那人陰沉著一張臉,見到宗像的時候露出了冷笑。「哦?你就是那個妖?」眼神瞟向青髮男子腿上的鎖,眼裡透著不喜。

   宗像皺眉,但這表情轉瞬即逝,他微笑。「閣下請跟我走吧,我帶您出去。」

「走?」那人站起身,俯瞰宗像。「想太美了。」

   攻擊來的猝不及防,銀藍色的光芒擦過了宗像的臉,留下了不小的紅痕,要是再快一秒,就要穿過宗像的腦袋。

「緊!困!結!」當那人喊完這句話,宗像踝上的鎖發出陣陣光芒,灼熱感燃到了身上,猛烈的疼痛感侵襲全身,宗像單膝跪在地上。

   勉強凝了法光,朝敵人射去,但被祭靈族法術困住的他,能力也大幅下降。

   宗像看見對方手上的銀光,手指對準了他,而那光最終被一抹赤紅擋住,宗像閉上眼,專心抵抗祭靈族在他鎖上下的咒法。

「你是……周防?」那人雖然驚訝,但沒有停止攻勢。

「呵。25歲的人了,被當成祭品不委屈嗎?」周防認識這個人,祭靈族長的兒子,優良的血統。

「要不是寒那孩子,我們也不會知道這個妖放走了那麼多人。所以周防,你要背叛赤氏家族嗎?殺了這個妖,是族長的命令!」

   寒正是第一個被送下來的祭靈族孩子,周防和宗像都沒有想到,那孩子會在被放走了下一刻回到家族,畢竟祭靈族是家族中最受推崇的氏族,想回去似乎也是正常的。

   從寒回到家族,這五年赤氏家族做足了準備,發現所有祭品都被送回了地上,依寒所言,宗像對祭靈族並沒有威脅力,在得知這個有利消息後,原本畏懼著宗像力量的赤氏家族自然想殺了這危險之妖。

   儘管惡煞的盾牌會暫時消失,但以目前祭靈族的能力,斬殺地下的妖比留下擋煞的鎖要重要更多。

「等等。周防尊你這是什麼妖術?!」周防並不是祭靈族,這術法自然被當成是妖術。

「我能說的,只有我們虧欠他。」周防的術法強大但仍未成熟,不過稍微搭配武林族的技巧就能輕鬆的壓制單有法力沒有武力的祭靈族。

   盡力壓制鎖上傳來的痛楚,宗像睜開眼,周防直直地站在他面前,就像在護著他一樣。

   或許,赤氏家族,也不是全都無法信任。

   宗像這麼想,嘴角上揚。


~~TBC~~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