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雪❄

臺灣人
吃:尊禮/韓張/赤黄/高綠
坑很多很難填
點文欠不少
目前努力填坑

【尊禮】沒有星星的夜晚

#忙裡偷閒一下吧
#私設尊禮成王前為同學&舍友

~~以下正文~~

萬千星蕊高掛夜空,閃著光芒。

K中學有個傳說,當有兩人在星星掛滿夜晚的運動場上互相告白,互訴真情,那這對情侶就能走進婚姻,走到最後。

宗像禮司一向不信這些神話似的傳言,他相信科學和理論,當有人想拉著他往運動場走時他都會直截了當的拒絕。

就算是周防尊也一樣。

說到周防,宗像很是頭痛。

等等,為什麼周防拉著我?等等,那個方向是運動場?等等,周防喜歡……我?

這不可能。

宗像禮司乾脆的下了個定論,兩人自從認識後便水火不容,先不提截然不同的處事態度,就連個性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即使心中有了定論,但宗像還是一如往常地還沒走到運動場就停下了腳步。

「咳。周防。」宗像抽回自己的手,換來周防不耐煩的眼神一枚。「我不信傳說,而且,我也不喜歡你。」

疑似被拒絕的周防“啊?”了一聲,金色的眼眸一瞬間閃過困惑的光芒。「……宗像,天氣太熱你腦子燒壞了不成?」

「不用到運動場了,現在我就先拒絕……」宗像的話語被周防打斷,後者的手捂住了宗像正在說話的嘴。

「吵……跟來就是了。」

宗像覺得周防相當不可理喻,他明明是為了周防那麼貼心的提早拒絕,誰知對方根本不領情,還硬要拖著他走。

見宗像雖然不滿但沒有要繼續發言的樣子,周防又拉起宗像的手開始走,目的地依然是運動場。

兩人有這樣的接觸還是第一次。宗像看著被拉住的手,溫度很高,跟自己的不一樣,平時頂多吵個兩三句,動手動腳倒是未曾。即使同住在同一房間,但彼此也是幾乎沒有多做互動,畢竟道不同不相為謀。

走在前面的周防一直都沒有轉頭,等到了運動場才放開宗像,他轉身擺擺手。「好了,再見。」

宗像:???

宗像腦中閃過一百萬個問號。「等、你把我帶來這裡說再見?」

「啊?打工內容是把你帶來這。」周防少見的回應,之後又擺擺手要走。

宗像:……。

赤髮的少年突然又轉身,臉上帶了點嘲弄的笑。「呵,你以為是我要跟你告白嗎?」

青髮的少年不甘示弱地輕笑兩聲。「閣下準備白做工吧,大白天的你找幾顆星給我?」

周防無言以對。十點……是指晚上?

看著天空中明媚的太陽光,溫暖和煦地照耀整個翠綠的草皮,籃球場上有人揮灑著汗水,運動場中央也有人透過眼神較量著。

雙方輕哼兩聲,各自走了。

————

自從有了那次的誤會,不得不說兩人心中對彼此都多了之前不曾湧起好奇心,在宿舍裡雖然還是不常說話,但眼神交流倒是多了不少。

而這些接觸讓彼此對對方有更深刻的了解,性格以及處事,喜歡的東西和不喜歡的東西,看起來極為差異卻又無比相似。多年之後,孤獨地走在路上的兩人,會發現只憑相望也是一種慰藉。

相望多日之後,有一天宗像總算不情願地開口。「閣下別再看了,有事請直說。」

周防懶散地躺在床上,他看向書桌前宗像的眼神多了一絲審視。「呵,自作多情。」翻過身,闔眼。

「哼。」總是自信悠然的宗像第一次感受到心煩。

發覺宗像轉向書桌不再看他,周防又翻過身繼續打量對方,青髮少年真的忍無可忍了。

宗像沒有轉身,聲音聽來若即若離。「周防,我們談談吧。」

「啊……正有此意。」

把椅子轉向,宗像面對從床上撑起身子的周防。

這是周防第一次有機會如此靠近地看著宗像。從敞開窗戶吹入的微风拂弄那青色的髮絲,鏡片後方的紫羅蘭色一如往常地認真,睡衣微微打開的領口,皮膚很白,鎖骨若隱若現,骨感而有力的雙手交疊放在腿上,一下一下打著節拍……

不妙,很不妙。

周防第一次這麼仔細觀察一個男人。不得不說對方的一切都很優秀,體態優美但仍然有力,一舉一動都帶著優雅自信的色彩。

俗話說,好奇心會害死貓。

這傢伙果然很危險。

「周防?」

「……嗯?」

宗像推了推眼鏡,有些不滿。「跟別人說話也能分神,果真是無禮的野蠻人。」

「啊……你繼續。」

「我說,我們也對看好幾天了,是不是該下個結論。」

周防沒有回答,點點頭示意對方說下去。

宗像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有些猶豫掙扎地開口了。「剛開始只是突然很感興趣,後來感覺不一樣,我覺得我好像……」

「對了。」宗像未完的語再次被對方打斷。「明天十點,運動場,錢均分,如何?」

宗像:……。

宗像把告白嚥回腹中,順便吞了一肚子火,他默默把椅子轉向,不理周防。

那天晚上,無論周防說再多,宗像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

雖然前一日有著相當不愉快的體驗,但晚上十點宗像還是被周防拉了出來。

「哼,閣下看來是相當缺錢呢。」宗像的不悅明顯地掛在臉上。

這一次周防沒有拉著宗像,後者在被碰到那一瞬間就抽回了手,雖然並肩走著但宗像對周防的疏離感卻是非常明顯。

「到了。」

運動場中央,宗像等著周防再一次向他說再見,再一次拒絕自己。

「宗像。」周防緩緩地開口。

被叫喚的少年抬頭望天,嘴角勾起。「閣下今日又得做白工了,烏雲密佈看不見星了。」

「真是不巧,我等不下去了。」周防撓了撓頭髮,這一番話語換來宗像的微愣。

那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夜晚,赤髮的少年說著青髮少年昨日未道出的告白。

那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夜晚,青髮的少年傾身和赤髮少年交換一個吻。

那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夜晚,在運動場中央,有兩個少年相互告白。

那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夜晚,風兒輕輕吹,是自然的祝福,是美好的鳴笛。

——fin——

(小番外1)

宗像:我不知道閣下那麼信傳說。

周防:……啊……是啊。

一旁草薙心中os:因為那天晚上看不見星星接下的工作被取消這件事就別說了吧……

#以下小虐預警(別看別看












(小番外2)

宗像禮司抬頭,看見了無數顆閃著光芒的星星。

他微微一笑,輕啜口茶。

微風吹得很輕很淺,青色的髮絲也如同那日一般拂動。

跟那天一樣的風,和那日一樣的夜晚。

如果那時的天空也如今日一樣萬星閃爍。

我們是不是能走到最後呢?

風止,青王勾起嘴角,他不曾後悔。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