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雪❄

臺灣人
吃:尊禮/韓張/赤黄/高綠
坑很多很難填
點文欠不少
目前努力填坑

【尊禮】非黑即白(4)

#黑道老大尊(24)x黑道間諜禮(18)
#可能ooc
#雖然世界盃結束很久了,但內心的悲傷依然沒有散去

~~以下正文~~

“儘管如此,我仍無悔。”

“那麼,就死吧。”

還沒進到道場,在外頭就能聽見裡面吵雜的聲音,不時夾雜到底的碰撞聲以及少年們熱血的喊聲。

周防尊稍微伸展筋骨,看似有點懶散的慢慢走進去。平常這位年輕的首領是很少親自到道館來,依他的身手,很少有人能成為他的對手。

初步入館中,那抹藍髮分明並不會特別搶眼,但他硬是直直闖入周防銳利的金色瞳眸。

宗像禮司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精確簡單,沒有多餘的姿勢,臉上雖然帶著微笑但眼神卻閃著認真以及危險的色彩,不得不說這畫面相當優雅美麗,彷彿是一幅會動的畫作,像是清風中的狂亂,一不小心陷入就將落入危機之中。

「尊哥!」年少的少年名為八田美笑,眼尖的他很快地發現站在道場門口的周防,而他這一喊聲也引來幾乎所有人的注視。

除了宗像禮司,趁著對手稍稍的分神他一個踢腿便讓對方倒地。待對方朝他無奈的笑笑舉手表示認輸之後才望向門前的赤髮青年。

不知是不是錯覺,宗像總覺得周防正在看著他,眸中帶著審視,讓一向自信的他感到些微的涼意。照理說,應是不會被發現的。

周防朝裡頭舉手示意,踏著看來懶散的步伐走到道場中,而方才一直緊盯宗像的雙眼也終於移開,而後者也不自禁的呼了口氣,這極小的動作沒有人發現。

「尊哥!你怎麼來了!」八田一直非常崇拜周防,不光是因他年輕卻迅速將赤炎派統領的有聲有色,更大的崇敬是來自於他那壓倒性的強大,無論是槍法還是身手,都是十足的令人欽佩。

周防的目光轉向宗像,也不做掩飾直截了當的說。「來看看新人。」

「尊哥,宗像很厲害的哦!」千歲露出燦爛的笑容。

「聽說了才過來的。」周防的眼神不再如剛才那樣銳利,看來根本沒有外頭人說的那麼兇狠。

宗像推了推眼鏡,假裝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或許可以說他天生就適合成為一個臥底,他有讓人信服的演技及能力。

周防輕皺眉,但很快鬆開。「宗像,來一場。」

藍髮的少年微睜大眼,這不是假面,而是真實的驚訝,先不說他只是剛加入的新人,據他所知,赤炎派首領周防尊從不和成員動手,最多僅僅會在一旁稍加指點而已。

宗像以沉默回應身旁赤炎派族人的驚訝,最終他還是慢慢走出來,站到了離周防三公尺遠的位置,擺出了預備的架勢,內心盤算著出手的輕重,他不認為自己有辦法撂倒周防,但實力的拿捏關係著對方對他懷疑的程度大小。

「直接來吧。」周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預備姿勢,他那強大的實力有部分是原自於讓人捉摸不定的下一步招式。

青山派雖並不那麼重視拳腳功夫,但善條仍然教導了宗像很多,而天資聰穎如他,自然也悟出了比學到還多更多的東西,實力當然也是不容小看。

若不出全力,或許周防尊能一手打敗他也不一定。就宗像看來,對方並不會因為他是新手就放水,他能從周防的眼中看出,這場比試,將是一次試探,所以彼此勢必都會出全力。

宗像直接衝了過去,比之前跟其他人演練的速度都快上許多,或許他自己,也一直期待著有人能成為他的對手。

周防收起了懶散的眼神,雙眼變得銳利,仔細觀察能發現他微微勾起了嘴角。他微微側身躲開了宗像的手,在防守的瞬間踢腳反攻。

兩人的速度相仿,而年齡稍長的周防有著更多的實戰經驗以及更為熟練的技巧,宗像唯一的優勢來自於他較易閃躲的身型。

藍髮少年深知自己的優勢以及劣勢,他也相當巧妙的利用這些特點,盡量把動作化得精簡,讓速度能夠更快,招與招之間的空隙愈來愈短。

不過赤炎派與青山派的差異不一會兒就顯現出來,宗像漸漸無法理清周防的下一步動作,經驗上的差異造就周防的每一個動作輪替都是那麼行雲流水,而宗像則是必須在腦中思考一步一步的應對。

咚。宗像被周防放倒在地,發出身體撞擊地板輕微的響聲。

整場比試花了6分鐘。

周防壓在宗像上頭,並沒有馬上起身,他傾身附耳,看起來就像是要親吻對方耳朵一般。「以後每晚11點,來道館。」說完這個赤髮青年就站起身,伸手要拉還躺在地上的宗像。

畢竟是自己的夥伴,這點禮儀,周防覺得相當正當。

宗像因周防那句話露出疑惑的眼神,但仍是握住對方伸出的手。

而其他人興奮的交談聲則是消散在周防和宗像對彼此更加認識的思索之中。

~~TBC~~

评论(2)

热度(12)